如何將區塊鏈“裝入”自動販賣機?

我是創始人李巖:很抱歉!給自己產品做個廣告,點擊進來看看。  

如何將區塊鏈“裝入”自動販賣機?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如何將區塊鏈“裝入”自動販賣機,這是迅雷集團正在思考的問題。

12月13日,迅雷集團與深圳前海呼吸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呼吸科技)達成戰略合作,迅雷將為呼吸科技的自動販賣機提供區塊鏈系統解決方案,助力呼吸科技與合作伙伴建立共享、可信的自動販賣機網絡。

具體而言,在迅雷區塊鏈技術的加持下,呼吸科技即將推出共享自動販賣機業務——呼吸科技稱之為“深度能量站”,用戶可以參與到自動販賣機的建設,其權益都由區塊鏈系統進行確權,并通過智能合約分配自動販賣機產生的收益。

中國具有龐大的共享經濟市場和相對領先的區塊鏈技術,如何二者結合是一個有價值的命題。 

區塊鏈有望解決共享經濟的發展困境

10年前,伴隨著優步(uber)、愛彼迎(Airbnb)的誕生,“共享經濟”這一互聯網風口隨著出現。在中國市場,誕生了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共享租衣、共享睡眠倉等一系列所謂共享經濟形態。

但這一系列“共享”的實質,都只是中心化企業開展的租賃業務,并沒有其他參與者拿出閑置資源共享。

2017年到2018年,這些所謂的共享經濟體大規模死亡。在共享經濟的重災區如共享單車領域,有統計稱燒錢1000億元,最后留下了大量的爛攤子,押金退還問題、單車處理問題等仍未解決。社會也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從共享經濟10年的實踐來看,優步(uber)、愛彼迎(Airbnb)為代表的汽車和不動產共享經濟模型得以校驗。其原因是,車隨車主、不動產不可移動,其產權難以被盜取。

但在其他所謂共享經濟中,無論是單車、雨傘還是充電寶,被盜取的成本較低,追討成本甚至大于共享資源本身。基于這種不信任,普通人沒有意愿將自己的閑置資源貢獻。因此形成了“偽共享經濟”。

在此背景下,區塊鏈技術或許可以為新一輪共享經濟的發展提供更可信的基礎設施。

2018年,迅雷集團CEO、網心科技CEO陳磊就表示,共享經濟和區塊鏈是一對共生關系。因為共享經濟一定要解決信任和激勵問題,區塊鏈能夠幫助共享經濟解決這兩大難題。

區塊鏈和共享經濟本質上都是一個P2P的平臺,區塊鏈的一個最大特點就是每個節點的獨立性,節點之間的交互是可以單獨進行的,不需要第三方充當信息的傳達者。記錄在鏈上的所有數據和信息都是公開透明的,任何節點都可以通過互聯網在區塊鏈平臺進行信息查詢。任何第三方機構無法將記錄在區塊鏈上的已有信息進行修改或撤銷,從而便于公眾監督和審計。

如此一來,共享經濟中的公民產權可以很好確權。

此外,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智能合約系統可以幫助實現共享經濟中的諸如產品預約、違約賠付等多種涉及網上信任的商業情景,使共享經濟更加完善可靠。

最后,基于區塊鏈的通證系統,可以實現共享經濟系統中的權益流轉和分配,實現對資源共享方的激勵。

將區塊鏈“裝入”自動販賣機

據悉,呼吸科技將采用迅雷提供的區塊鏈技術,并結合眾籌模式,將每一臺自動販賣機數字資產化,使所有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投資自動販賣機并獲得應有的營業利潤分紅。

借助區塊鏈技術,傳統眾籌模式的出資人和融資者之間缺乏信任、不同投資人之間存在投資與回報不對等、投資資產難以流轉等問題,都能通過產權信息上鏈、全鏈條追溯、權益自動歸屬、資產數字化拆分等方式解決。

通過迅雷鏈搭建的自動販賣機底層平臺,每臺自動販賣機都可以變成易拆分的數字化資產,每個投資者可以按照自身的能力,選擇投資份額;在自動販賣機上線運營后,營業利潤會按照資產份額自動按比例分紅,保障每個投資者權益。

這為中國的自動販賣機產業發展開創了新的路線。

自動販賣機在上世紀60-70年代在發達國家發展迅速。如今,在日本,大約每25人就擁有1臺自動販賣機;在美國,大約是每35人擁有1臺自動販賣機;在中國,這個比例大約是5000:1。

如何將區塊鏈“裝入”自動販賣機?

中國人口紅利正在消失,自動販賣機市場已經啟動。但中國人口眾多,地區發展不均甚于日本、美國。用中心化的方法發展自動販賣機業務存在兩大明顯問題:一方面效率低下;另一方面,其核心利潤還是被主要分布在一線城市自動販賣機的廠商獲取,在地居民貢獻了主要零售額,卻獲取不了利潤。

呼吸科技提出的基于區塊鏈技術的自動販賣機——“深度能量站”采用眾籌模式,理論上可以下沉到各個地方,其利潤也可以實現在地循環,有助于提高當地人民的收入水平,發展當地經濟。

長遠來看,這種模式如果推廣成熟,配合包括物聯網、5G等技術,中國的共享經濟有望突破只有不動產和汽車的“窄域”,實現更大規模的共享經濟。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如何將區塊鏈“裝入”自動販賣機?

隨意打賞

提交建議
微信掃一掃,分享給好友吧。
世界杯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