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殘酷校園霸凌的童話底色

我是創始人李巖:很抱歉!給自己產品做個廣告,點擊進來看看。  

《少年的你》:殘酷校園霸凌的童話底色

圖片來源:《少年的你》官方劇照

鈦媒體注: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界面新聞(ID:wowjiemian),作者:劉燕秋,鈦媒體經授權發布。

《少年的你》的開頭像是青春詠嘆調的前奏。周冬雨飾演的陳念此時已經是一名英語老師,她在給學生講解used to be和was的區別。例句翻譯過來是,“這里曾是一片樂園”,陳念告訴學生,used to be和was沒有含義上的不同,但used to be包含了對于失去樂園的感嘆。“playground”沒有翻成操場而是樂園,“失去樂園”的表述帶著象征的意味。

在反反復復的英語朗讀聲中,故事徐徐展開。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殘酷一幕——被欺凌者胡小蝶自殺,她從學校的樓上跳了下去,死在了操場上。鏡頭掃過模糊的臉和不斷刷新消息的手機,人們都在熱鬧地圍觀,只有陳念走了過去為她蓋上衣服,隨即有高處的手機鏡頭對準了陳念,預示著她將成為下一個被欺凌的對象。

01

我被《少年的你》打動,首先是因為它不是以校園霸凌作為噱頭,它的底色是青春片,但男女主角不是念著生硬的臺詞,扮演著符號式的人物,而是展示了真實的霸凌過程和較為完整且令人信服的人物邏輯。

陳念是被欺凌者,但陳念不是胡小蝶。

她雖然面冷寡言,卻不是一個懦弱的人,當胡小蝶面對同學灑在自己凳子上的顏料默默坐了下去時,陳念選擇站著反抗。可欺凌者畢竟是三個女生,勢單力薄的陳念最初并不敢對警方透露胡小蝶去世的內幕。直到校園霸凌一步步升級,她先是被逼到躲在垃圾桶里不敢吭聲,再到后來,她被一群玩過火的男孩女孩逼到墻角,剪了頭發、拍了裸照、錄了視頻,報警并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讓施暴者變本加厲,內心壓抑的屈辱和憤怒終于導致她在高考前夕失手把欺凌者推下了階梯。

陳念不是胡小蝶,但也不是因欺凌而心靈扭曲蓄意報復的人。

她希望能成為一個保護這個世界的大人。雖然曾經喊著要小北殺掉那些人,但陳念并非有意想要對方死,因為她內心始終是存有希望的。她成績優異,和母親的關系融洽,盡管不滿于母親做生意騙人錢,但我們也看到,那不過是一個為生計所困的平凡女人,她愛自己的女兒,而女兒也深愛著她。

熬過去,考上北京的名牌大學,那是“人人都活在陰溝里,但總有人仰望星空”的一點念想。

《少年的你》:殘酷校園霸凌的童話底色

圖片來源:《少年的你》官方劇照

易烊千璽飾演的小北則不同,他13歲時就被母親拋棄,放棄了學業,成為街頭混混,他過早見到了這世界的陰暗面。當他問同伴“上完大學是不是能賺很多錢”時,那處細節其實給到了他最終選擇扛下一切罪名的一部分解釋。他覺得自己沒有未來可言,而陳念是他眼中干凈、惹人憐惜的女孩,是唯一關心他挨打后疼不疼的女孩,他在她的身上能看到自己看不到的未來。

于是就有了那句“你保護世界,我保護你”,“只有你贏了,我才不算輸”。這是少年的口吻,帶著少年的意氣,也讓《少年的你》在令人心碎的現實向校園霸凌故事底層留有青春片童話的底色。

02

在高頻大特寫的考驗下,《少年的你》還需要演員用細膩的表演展現人物的質地。

觀影過程中,周冬雨有兩處細節尤為打動我,一處是她躲在垃圾桶里,從驚嚇到確認安全后淚流滿面的轉換不過一瞬,感情流露卻極為真摯,另一處是,被拍裸照后,小北推門進去,看到陳念蹲在家里的地上拼湊被撕裂的書本,在經歷了那樣的殘忍之事后,這個極為克制的行為設計是符合人物邏輯又能打動人心的。

如果說周冬雨的表演是期待之中的,那么易烊千璽的表演則給人以很大的驚喜。特別是隨著故事越來越走向壓抑,易烊千璽那張隱忍的面孔就展現出了契合故事的魅力。

《少年的你》:殘酷校園霸凌的童話底色

圖片來源:《少年的你》官方劇照

小北是那種典型的表面玩世不恭但內心善良的角色設定。他以被人暴打的小混混姿態出現的,陳念幫他解了圍,他就帶陳念去修手機,這是他看重江湖道義的一面。但易烊千璽前期的角色塑造差一點火候,他在和陳念閑談時并沒有帶著街頭混混應有的痞氣,他演得過于老實和單純,像是不怎么懂得調戲女孩的樣子。他可能沒有突破自己性格上的限制。倒是周冬雨演出了陳念寡言下的那份凌厲,面對小北這個不明來歷的小混混,她都敢直懟“有沒有人教過你怎么說話”。

也許是導演的善意,也許是審查的原因,故事給了一個極其溫暖明亮的結尾,但最動人的部分卻是警察識破騙局后兩人的掙扎。

在約定讓小北頂罪后,無論警察如何威逼利誘,兩個少年絕不松口,一個甘愿付出性命換對方的未來,一個抱著走出去一個也好的信念。他們都有自己執拗的邏輯,他們之間的感情也許已經超越了愛情的范疇。剃板寸時的自拍合照里,他們都只穿著小背心,你卻覺察不到任何色情的意味,只有少年相依相偎的溫情,最后兩個人分別坐在兩輛警車里卻像是面對著面,易烊千璽在媒體場的交流中提到,他認為那處細節設計傳遞著兩人合二為一的感覺。

圖片來源:《少年的你》官方劇照

03

《少年的你》不只是殘酷青春片,它也有著現實的指向,當然這些在影片中只是點到為止,并沒有構成厚重的基調。

為什么校園霸凌會發生?在映后交流中,導演曾國祥提到,他認為人性復雜,很難在影片中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但影片至少在細節上給出了一些可能的邏輯。

主導的欺凌者魏萊長得漂亮,家境優越,她為何作惡而不自知?有限的一點線索是,她在最后懇求陳念不要報警時透露,父親因她復讀已經一年沒有和她說話了,聯想到她家里擺滿的獎章,我們可以揣測壓抑也許是她走向邪惡的誘因。但這一定不是全部的原因。

旁觀者為何不伸出援手?這是一個更具普遍性的問題。甚至陳念也是沉默的大多數中的一員,在同學胡小蝶因被欺凌而跳樓自殺前,她問陳念,“她們一直欺負我,你們為什么不做點什么”。欺凌者魏萊的幫手后來成為被欺凌的對象,她其實一直并未泯滅善良,當陳念躲在垃圾桶里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她產生了懷疑,但當同伴走過來,她很快轉身離開。但最后也是她將陳念引向了那條通往悲劇的小路,人性的搖擺你永遠難以估量。

甚至那些看上去不那么相關的因素也會影響到人物命運的走向。影片中的鄭警官是一個非常感性、甚至有些沖動的警察形象,與之形成對比的是那個女警官,她用冷冰冰的態度審問陳念,質問她被欺凌不是報復的理由。在她居高臨下的姿態之下,陳念針鋒相對地說出了,“如果這個世界是這樣,你還敢讓孩子出生嗎”。最終還是鄭警官突破了陳念的內心防線,他理解兩個人的處境和邏輯,理解“我和你不會,但他們是少年”。

老實說,警局戲有點兒缺乏現實感,但在看這一段時,我會聯想到美劇《難以置信》,警務人員總是習慣于扮演強硬的角色,卻很少懂得體諒那些被傷害的社會邊緣人的敏感內心,而這常常會讓他們緊閉心扉,從而遠離了真相。

同樣是校園霸凌題材,和《悲傷逆流成河》不同,《少年的你》不是廉價地賺取觀眾的淚水,它用盡可能誠懇的故事和寫實的影像給了我們一個反思自身的機會,這是電影的社會價值。

少年的你會變成怎樣的大人?這取決于你如何做自己又如何對別人。回首我的少年時代,我會驚訝于不同程度的校園霸凌從未在我就讀的班級里缺席。或是因為不討喜的外形,或是因為“娘娘腔”,又或者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總有人會被劃歸為不受歡迎的那類人,也總有人扮演輕易評判別人的角色。我是軟弱的旁觀者,縱然在私下的相處里釋放善意,但在所有那些令人難堪的時刻,我卻從未施以援手。

《少年的你》里,陳念的高考作文是給二十年后的自己寫一封信。如果有機會跟十幾歲時的自己對話,我想對那時的我說,再勇敢一點,沒有人該被那樣對待,也沒有人擁有那樣對待別人的權利,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數,不要在他人和自己的心靈留下傷痕和遺憾。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隨意打賞

提交建議
微信掃一掃,分享給好友吧。
世界杯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