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杉教父與世長辭,但傳奇之花永不凋零

我是創始人李巖:很抱歉!給自己產品做個廣告,點擊進來看看。  

2019年或許也是眾星隕落的一年。

甲骨文CEO馬克·赫德、知名投資人馬雪征、虎躍營銷創始人韓虎、報喜鳥創始人吳真、Square聯合創始人Tristan O’Tierney……他們的生命都在2019年劃下了句點。

10月26日,美國紅杉資本在官網發布訃告,沉痛悼念創始人唐·瓦倫丁(Don Valentine)。訃告中稱,唐·瓦倫丁在家中去世,享年87歲。

瓦倫丁享有“硅谷風險投資之父”的美譽,他一手打造了紅杉資本,幫助眾多優秀的科技創企發展壯大,培養了一批優秀的領導者,并且還為慈善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紅杉教父,傳奇之花永不凋零

據統計,紅杉資本每期募資基金均在10~20億美元之間;僅從上市公司的數量來看,其投資的公司占了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總數的20%以上!有如此高的命中率與成功率,紅杉資本被稱為風投界的傳奇,而這一切的源頭正是其創始人——唐·瓦倫丁。

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瓦倫丁一直是紅杉資本的驅動力和核心人物。他先后投資了掀起個人電腦革命的蘋果電腦、開創游戲機工業先河的Atari、企業級軟件巨頭甲骨文、著名互聯網門戶雅虎……

其中,他最引為傲的公司是思科公司,思科為互聯網的發展提供了動力,而瓦倫丁作為公司主席,從紅杉1987年對思科開始的第一筆投資開始,連續為其服務了三十年。

瓦倫丁還培育了兩家公司,即美國藝電公司和塞拉半導體。前者成為了視頻游戲行業的中流砥柱,后者在新加坡政府的參與下,促成了特許半導體公司的創立,作為一家制造公司,特許半導體幫助革新了全球半導體行業的面貌。

瓦倫丁的投資雷達是如此的靈敏,甚至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可以預測未來!

教父生平:“我的使命是繼續奔跑!”

唐·瓦倫丁于1932年在紐約出生,他在福特漢姆大學學習化學,隨后加入了蓬勃發展的航空航天行業,成為雷神公司的銷售工程師。

50年代末,著名的“硅谷黃埔軍校”仙童半導體公司發明了集成電路,瓦倫丁借此機會跳槽到了仙童半導體,隨著整個半導體市場的壯大,瓦倫丁在1961年一年時間里,創造的個人銷售額就超過了仙童上一年的總銷售額。

在鑄就了仙童無人匹敵的行業地位之后,瓦倫丁與仙童經歷了一次“七年之癢”,仙童最終無法留住已經萌生去意的瓦倫丁。

面對仙童創始人羅伯特·諾伊斯的不解與挽留,瓦倫丁的回答擲地有聲:“我的使命是繼續奔跑!”

隨后他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擔任銷售和市場副總裁。在公司規模尚小、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瓦倫丁只能扛起判斷客戶的責任:哪些值得長期合作,而哪些需要果斷拒絕。在瓦倫丁就任期間,該公司一直以銷售和運營能力而聞名,這使其成為領先的模擬電路供應商。

瓦倫丁就是有這樣的“魔力”,憑借其敏銳的市場嗅覺,瓦倫丁帶領團隊創造了一個個輝煌的戰績。

也是在美國國家半導體時期,瓦倫丁開始對科技公司進行個人投資,他用加州最大、最長壽的紅杉樹作為自己的投資機構命名——紅杉資本。

為了募資,瓦倫丁敲開了所羅門兄弟(Salomon Brothers)的大門。但在當時,風投是哈佛人的天下,面對畢業于一所名不見經傳的大學的瓦倫丁,所羅門兄弟沒有絲毫猶豫,輕蔑地將其打發了。

持續奔跑的瓦倫丁,并沒有放棄尋找投資人,而這一找就是整整一年半。在從福特基金會等機構中募集500萬美元后,瓦倫丁帶著紅杉資本開始了在硅谷風險投資行業的新征途。在募集資金后,他又耗費了一年時間,研究基金運作,直至投出第一個項目時,紅杉資本已創立三年。

由此便開啟了瓦倫丁“預測未來”之路,并在其后的近50年里投資了超過350家新興科技創企,投出了一個互聯網帝國。

下注于賽道,而非選手

瓦倫丁作為紅杉的靈魂人物,其一言一行都對紅杉有著巨大的影響,“紅杉就是投賽道”,成為了創投圈對其的共識。

瓦倫丁的投資標準可以用一句話歸納:下注于賽道,而非選手。

彼時,瓦倫丁剛剛成立了紅杉,他開著耀眼的奔馳車,應邀來到一位年輕創業者的車庫。看著眼前這位身材瘦高,穿著截短的牛仔褲、拖鞋,留著披肩長發和兩撇胡志明胡子的邋遢的年輕人,瓦倫丁有些惱火,腹誹道:“干嘛叫我去找這個奇形怪狀的人?”瓦倫丁覺得這個人實在個性古怪,對于商業和營銷一竅不通。初次見面,雙方鬧得很不愉快。

盡管如此,出于對個人電腦行業未來的看好,瓦倫丁還是為年輕人引薦了曾經仙童公司時的下屬——邁克·馬庫拉,并給出了自己獨到的見解。

以往總是自視甚高的年輕人這次照做了,瓦倫丁也成了他最早期的投資人之一。然后就有了喬布斯,有了改變世界的蘋果。瓦倫丁成就了喬布斯,也成就了無數個和蘋果一樣的年輕企業。

喬布斯回憶道:“那個時候的風投,他們就像你的導師一樣,對創業公司的幫助非常多,因為像瓦倫丁這樣的早期的VC,都曾是高科技企業的創始人或高管。這種背景,讓投資者在投入金錢之外,也會像導師一樣分享他們的才能和經驗。”

奪權篡位?不,他只是比別人看的更遠

思科作為瓦倫丁最引以為傲的企業,瓦倫丁對其的投資可謂是快、準、狠”。在思科創始人夫婦遭遇融資滑鐵盧時,瓦倫丁伸出了橄欖枝,投入了種子資金。

但他提出的要求卻極為苛刻:創始人夫婦只能保有35.2%股票,且需要放棄公司管理權,由瓦倫丁擔任公司主席,掌控公司主要控制權,并負責挑選并雇傭管理團隊來管理經營公司。絕望中的思科夫婦只得答應了這一系列“無理”的條件,并被瓦倫丁逐漸削弱股權和在董事會的投票權與表決權,最終被趕出公司。

在外人看來,這或許是一場蓄意謀權,但瓦倫丁卻不以為意,在將思科夫婦掃地出門后,他請來了王安公司的錢伯斯。由此,思科進入錢伯斯時代,從1988年35人的小公司,到1989年底 170人、收入近3000萬美元的新興科技企業,最終成為了與微軟同級的世界級企業。

對此,瓦倫丁深藏功與名。

反觀如今的互聯網帝國,幾乎所有的龍頭企業都經由瓦倫丁一人之手。我們不得不感嘆唐·瓦倫丁的天才頭腦和毒辣眼光,他是一個真正意義上影響了投資人的投資人,我們也不得不哀嘆他的猝然離世給世人造成了多少遺憾。

Don Valentine,愿你安息。

AD:還在為資金緊張煩惱嗎?獵云銀企貸,全面覆蓋京津冀地區主流銀行及信托、擔保公司,幫您細致梳理企業融資問題,統籌規劃融資思路,合理撬動更大杠桿。填寫只需兩分鐘,剩下交給我們!詳情咨詢微信:zhangbiner870616

隨意打賞

提交建議
微信掃一掃,分享給好友吧。
世界杯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