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跡科技IPO三載坎坷路:掉隊于競爭對手 上會關鍵期遭遇離職潮

我是創始人李巖:很抱歉!給自己產品做個廣告,點擊進來看看。  

獵云網注:墨跡天氣IPO之路充滿曲折,一次又一次的遭遇上市寒流,墨跡天氣能否迎來上市的春天?來源《科創板日報》作者: 戚夜云

10月11日,北京墨跡風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墨跡科技”)終于等來上會日期。墨跡科技CEO金犁與董秘在上會現場徘徊,墨跡科技員工在后方焦灼等待。

10月11日這一天,墨跡天氣是當日5家上市發審企業中唯一被否的公司。

上會前遭遇離職潮

墨跡科技過會前兩個月,墨跡天氣市場副總裁張明明離職了。

張明明離職步伐前后有一連串高管離職的名單,市場副總裁晉取、氣象總監丁莉莉、高級技術總監王磊以及戰略副總裁。除王磊是去年離開以外,其余離職集中在今年4月到8月。

更有甚者,是產品負責人,半年時間內,“換了四任”。

一位資本市場律師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表示,墨跡科技上市前離職潮透露出一絲反常,“高管離職會影響到公司上會,所以上市前通常要做一輪股權激勵安撫員工,很顯然墨跡科技內控出現了問題”。

祝枝好是公司老員工,明顯察覺到這次波動的不平靜之處,尤其是張明明這樣元老級別的員工,“本不可能這一時期走”。

“2013年加入墨跡,墨跡同年實現盈利,是她一手搭建的銷售團隊與廣告體系,將營收從0做到如今3.8億。墨跡今日的規模,張明明功不可沒。” 祝枝好如是認為。

根據招股書上的數據,墨跡天氣歷年來廣告收入占據絕對的核心地位。如公司2017年1月至9月(已公開招股書的最新數據)期間收入構成主要來自品牌廣告、效果廣告和硬件銷售,其中品牌廣告和效果廣告占總收入占比達98.86%。

但是根據多位員工口徑,雖然廣告業務一騎絕塵,但是因為影響用戶體驗,以及營收模式單一,金犁一直希望能通過其他業務取代廣告收入。張明明負責廣告業務,她的離開可能與公司的戰略調整有關系,墨跡當前戰略重心已向提供氣象服務業務特別是B端業務轉移。

“金犁一直說做‘全球最受人尊敬的氣象服務公司’,他堅持把資源優先投入到與B端及C端的付費氣象服務業務。”另一名深喉烏巷月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說道。

IPO失敗后,墨跡天氣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信中特別強調公司的B端業務正在快速發展,去年有547萬的簽單,今年預計這一數字會達到1500萬。但記者獲取墨跡最新一份招股書數據顯示,2019年1-6月總營收95成以上為廣告業務,B端業務規模仍不足300萬。

墨跡似乎擺脫不了人員高流動的現狀。B端業務的員工余影長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說道,B端業務負責人也不停在更換,“2019年前前后后就換了兩個,負責的高管也換了兩個,團隊也是一年換一次血。”

墨跡方面則回復稱,公司目前廣告業務與B端業務兩條腿走路,沒有戰略性側重,B端業務如公開信所說,今年增長300%,各種創新業務也在推進中,并擁有自己的流程規范化管理。

與同行者掉隊

2013年新年剛過,湖南衛視《天天向上》做一期新潮脫口秀,主題是《What is App》,邀請當下最火的App創始人做客訪談。當時金犁與飛常準、Camera 360、唱吧、大眾點評創始人一同站在了舞臺上。衛視級別熱門綜藝級別的曝光,涌入的下載量曾讓多家App服務器宕機。

天眼查數據顯示,墨跡科技赫赫有名的股東,“ 阿里 系”、“盛大系”、“創新系”和“險峰系”多為2013年之前進入。

但是風光過后,工具類App的瓶頸凸顯,盈利難的大眾點評成功委身于美團,飛常準今年推出金融理財產品“時間錢包”,唱吧曾謀求上市如今也一直擱淺。

金犁也有些落寞。

2013年風光的時候,他曾經和美團創始人王興、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站在相同的位置上,一起接受采訪。如今美團點評已經上市,市值5000億港元之上。今日頭條當前正進行Pre-IPO輪融資,投前估值750億美元,又成功孵化出短視頻爆款抖音,時常與騰訊叫板。而墨跡科技三年前就是準上市公司,排隊排了三年。在這過程中,涌現的新一波創業團隊跑得墨跡天氣要快。

墨跡天氣還曾嘗試社交、電商、硬件產品,多數業務并不理想。

從最新一份招股書中,《科創板日報》記者注意到,墨跡天氣推出的監測空氣質量的智能家居設備空氣果,一直持續虧損,不僅毛利潤常年為負,收入貢獻占比持續下降,2017年不足1%。

“整個硬件團隊在2018年初解散,如今庫房里堆滿了空氣果。”祝枝好說道。

相較之下,收益穩定、風險較低的理財產品成為墨跡科技業務的必選項。2017年9月末已購買理財產品1.38億元。招股書顯示,公司購買理財產品的資金來源主要為股權融資獲得款項。公司2013年取得股權融資款項3428萬元,2015年為5889萬元,2016年也有5093萬元。

祝枝好表示: “管理層提出的方案不被信任,新業務不給投入(因為要算投入產出),花不出去的錢,買理財其實是最好的選擇。”

搖擺中錯失機遇

墨跡天氣也有過機遇。

自從2015年國家正式開放氣象數據,氣象商業迎來春天,短短幾年間市場涌現一批氣象領域初創團隊,坤輿天氣、kuweather、象輯科技、佳格、美天氣象、和日天官等,比起墨跡天氣,他們聚焦垂直領域的氣象服務。

2016年,墨跡正式遞交招股書,也是同年開展B端業務。但是啟動IPO之后,“保營收”、“開源節流”的壓力下,墨跡科技業務開展顧慮較多。“我們在一些行業尋求機會時,未來的發展情況是什么?產品業務遲遲難落地的情況下,其他公司搶先發布并在市場上完成了品牌推廣。”

如交通領域,kuweather聯合國家氣象信息中心與百度地圖完成氣象數據商業化。影視領域,和日天官分別與中影電影數字制作基地、橫店影視城簽署全面的氣象服務戰略合作協議。

“去年5月,我們與南信大進行研究院合作,12月揭牌,到現在還是籌備的狀態。我們要想投入產出,就得先有項目,再去做投入。”這讓余影長感到可惜。“我們總是在明確投入產出比,投入多少能夠在多長時間有回報,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回答。行業是一片藍海,沒有任何的數據去證明投入產出比,如果能夠證明,那么所有的公司都會進入市場,而不是當前是一群初創企業在嘗試。”

“做任何業務首先要證明能出成果”,這句證明壓著業務員工透不過氣。采訪中多位員工表示,“很多時候只有一小半的精力在具體業務上,八成的精力是在寫各種證明材料、工作報告、戰略規劃。”

比如,金犁對墨跡天氣會員制十分堅持,他希望讓用戶月付9元,看天氣免廣告。但是產品負責人則認為,由于國情差異,國內幾乎很難實現天氣會員收費。“為什么日本WNI(日本著名氣象公司Weathernews In)可以,我們不行?你如何證明不適合做?”于是該產品負責人被安排到日本WNI調研,再行匯報。這名產品負責人就倒在了這樣的證明之路上,今年上半年已離開墨跡。

決策鏈過長以及人員流動性對B端業務部門產生了很多影響。“今年上半年的目標,可能下半年就會改。”在余影長看來,由于沒有持續打造相應的產品和團隊基礎,缺乏產品與技術沉淀,余影長認為墨跡天氣在B端業務尚未建立起核心競爭優勢。

最后的上市節點

上市最后時間點一拖再拖,但最后擊碎員工對墨跡天氣能上市信心的,是接二連三被監管機構點名批評。

今年7月,因涉嫌超范圍采集個人隱私數據,APP專項治理工作組發文點名墨跡天氣,兩個月過后,公安部因相同原因再次通報。不僅是隱私違規問題,墨跡天氣廣告業務也受到相關處罰。

公司內部員工比外界更早的獲知這些消息。正如他們所擔心的,IPO失敗之后,證監會給出的被否理由中,首當其沖的是“墨跡天氣APP”商業化變現中多方的合規性問題。

相同問題被點名兩次,不僅引起外界的質疑,員工內部也有誤解。因為第一次點名之后,墨跡開展過自查自糾,上報高管會后,卻一直沒有處理。

烏巷月更出了更深層次的理由:“一些存在風險的SDK經多方評估可通過完善公示信息實現合規,且輕易刪掉會對用戶使用和收入都造成重大影響,且招股書要持續補充半年報,所以才未采取動作。”烏巷月進一步解釋到,官方兩次點名主要原因均為授權公示沒做好,“第一次通報就已經將問題更改,但是部分版本還存在,又再次被通報。”

對于被官方點名,墨跡科技則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表示,公司各部門都在積極配合處理。


AD:還在為資金緊張煩惱嗎?獵云銀企貸,全面覆蓋京津冀地區主流銀行及信托、擔保公司,幫您細致梳理企業融資問題,統籌規劃融資思路,合理撬動更大杠桿。填寫只需兩分鐘,剩下交給我們!詳情咨詢微信:zhangbiner870616

隨意打賞

提交建議
微信掃一掃,分享給好友吧。
世界杯决赛